太原理工大学学报(社会科学版)

2015, v.33;No.133(02) 57-61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“生者可以死,死者可以生”何以可能?——论《牡丹亭》之“情”
How to Make It Possible that“the Living Can Be Dead and the Dead Can Be Born”?——On the“Emotion”in the Peony Pavilion

朱松苗;

摘要(Abstract):

汤显祖在《牡丹亭》中提出了"至情"("情至")理论。他论述"至情"的内在逻辑在于:首先是去蔽,即强调"至情"不是什么——不是通常意义上的"理",即压抑"情"的宋明理学之理、世俗常理和达观之理,也不是通常意义上的"欲",以及由此而产生的个体私情、偏情和虚情;其次,通过去蔽,汤显祖所谓的"至情"的含义便得以显现,即"至情"是什么——它是理、欲、情的游戏,其核心是作为给予的爱,以及由爱而生成的真正的生命的出场和亮相。正是由于真正生命的出场,所以"死者可以生",反之,正是由于真正生命的被扼杀,所以"生者可以死"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《牡丹亭》;情;理;欲;生成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

作者(Author): 朱松苗;

Email:

DOI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